当前位置:globalink.com.cn历史汉桓帝刘志在位期间,有哪些为政举措?
汉桓帝刘志在位期间,有哪些为政举措?
2023-05-26

刘志,即汉桓帝,字意,汉章帝刘炟曾孙,河间孝王刘开之孙,蠡吾侯刘翼之子,生母是匽明,东汉第十一位皇帝,在位共21年。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刘志继位后,外戚、宦官相继把握朝政,激起官僚士大夫的不满,发生党锢之祸。他本人爱好佛事,荒淫无度。永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168年1月25日),刘志去世,葬于宣陵(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南),谥号孝桓皇帝。

为政举措

政治

前期

刘志统治前期,梁冀掌权。后来,刘志发动政变,为防止梁冀狗急跳墙,派人坚守中枢机构,又派人将梁冀的住宅包围了起来。梁冀没想到刘志这次会动手。梁冀认为自己军权在手,刘志就不敢乱来。还没等梁冀反应过来,梁冀的大将军印绶就被收了。梁冀知道大势已去,没过几天便与妻子一同自尽。

后期

刘志统治后期,清谈之风兴起。李膺与太尉陈蕃、南阳太守王畅都受到士大夫阶层的敬重。这激怒了当权的宦官集团。延熹九年(166年),宦官派人诬告李膺等交结太学生、都国生徒互相标榜,结成群党,诽谤朝廷,败坏风俗。刘志大怒,于是诏令全国,逮捕李膺、陈寔等200多个“党人”。有的党人逃走,刘志就悬金购赏。一时间,使者四出,相望于道,反宦官的斗争遭到严重挫折。这就是著名的“党锢”。刘志通过党锢打击士大夫,强化皇权的同时也使得宦官集团势力坐大。最终弊大于利,为东汉王朝最后的覆灭埋下了祸根。

军事

刘志在朝中调节宦官们和士大夫们的纠纷时,边疆战事不断,其北边是鲜卑人不断侵扰,西边则是羌人不断叛乱。刘志把平定羌人的任务交给段颎,把平定鲜卑的任务交给张奂,段颎和张奂军事才能出众,恩威并施,稳定了边疆,使战乱波及的范围没有继续扩大。

经济

刘志无视内外交困,国库空虚的现状,恣意畜养上万宫女,供其淫乐,维持他腐朽、糜烂的奢侈生活。刘志为首的统治阶级,穷奢极欲,致使国库枯竭。

延熹四年(161年),零吾羌和先零羌等少数民族起义,战火波及到三辅(今陕西省中部)地区,刘志为了减轻国库的财政支出,就下诏减发公卿百官的俸禄,借贷王、侯的一半租税,同时下令以不同价钱卖关内侯、虎贲郎、羽林郎、缇骑营士和五大夫等官爵。卖官鬻爵影响极坏,不仅让贪污合法化,直接败坏了吏治,而且贪官污吏的搜刮也加重了人民负担,并为汉灵帝时更大规模的卖官鬻爵开了先河。

延熹八年(165年),刘志令郡国有田者每市交10钱为税。

文化

编修史书

刘志统治期间,虽然国政昏乱,但东观修史的工作并未荒废。伏无忌、黄景、崔寔、边韶、延笃等大臣先后在东观修史。他们完成了《诸王子功臣恩泽侯表》《南单于传》《西羌传》《地理志》,孝穆、孝崇二皇、顺烈皇后、安思皇后等传,以及《百官表》和顺帝功臣孙程等人的传记。

供奉浮图

刘志笃信神灵,设立华盖,将佛陀(浮图)和老子一起供奉。受此影响,百姓中也逐渐也信奉佛教者(参见桓帝祠佛)。

民族

对鲜卑

刘志统治期间,鲜卑族在檀石槐的领导下逐渐强盛,尽据匈奴故地,自永寿二年(156年)以来常常侵犯汉朝北部边境,使匈奴中郎将张奂率南匈奴单于抵御,迫使其出塞,但仍为边患。刘志曾遣使持印绶封檀石槐为王,想同妻和亲,但檀石槐不肯接受,对边境的侵犯也变本加厉。

对南蛮

刘志统治期间,武陵蛮、长沙蛮、零陵蛮、板楯蛮屡屡反叛,太守应奉“以恩信招诱”,同时刘志派车骑将军冯绲讨伐,以恩威并施的手段平息了武陵蛮之乱,又委任度尚为荆州刺史,平息了长沙蛮和零陵蛮。巴郡太守赵温则以恩信降伏板楯蛮。

对西南夷

永寿二年(156年),蜀郡的少数民族叛乱,杀略吏民。延熹二年(159年),蜀郡三襄夷侵犯蚕陵,杀害官吏。延熹四年(161年),犍为属国夷侵犯犍为郡边界。益州刺史山昱将其击破,斩首1400级,平息叛乱。

对西域

刘志统治期间,西域逐渐不稳。元嘉元年(151年),西域长史赵评在于阗国病死,与于阗王建有隙的拘弥王成国告诉赵评的儿子说赵评是被于阗王建毒死的。赵评之子信以为真,告知敦煌太守马达。元嘉二年(152年),王敬被任命为西域长史,马达让他暗中调查事态,成国又怂恿王敬杀死建,王敬想要建功立业,便同意杀建。但他在宴会上要求行动时,吏士不想杀建,最后建被成国的主簿秦牧斩杀。于阗侯将输僰起兵攻打王敬,王敬拿着建的头上楼宣称是刘志授权他杀死建,输僰就焚毁营舍,烧杀吏士,并杀了王敬,立建之子安国为王。马达想要出兵攻打于阗,但刘志反对,并召还马达,改任宋亮为敦煌太守,宋亮要求于阗杀了输僰,此时输僰已死,于阗就把输僰尸体的头颅交到敦煌。宋亮后来得知实情,但汉朝仍按兵不动。于阗有恃无恐,对汉朝日益骄慢。

元嘉元年(151年),北匈奴呼衍王率三千余众侵犯伊吾,伊吾司马毛恺派遣吏兵五百人于蒲类海东与呼衍王作战,全军覆没,伊吾屯城遂被呼衍王攻破。同年夏,刘志派遣敦煌太守司马达率敦煌、酒泉、张掖属国吏士四千余人解救伊吾,出塞至蒲类海,呼衍王闻而引去,汉军无功而还。永兴元年(153年),车师后部王阿罗多与戊部候严皓不和,于是起兵反叛,围攻汉屯田且固城,杀伤吏士。后来因部将降汉,阿罗多逃到北匈奴,敦煌太守宋亮立后部故王军就质子卑君为车师后部王。后来阿罗多又从北匈奴回来,与卑君争国。戊校尉阎详担心阿罗多招引北匈奴人,将乱西域,便同意立阿罗多为王,召还卑君至敦煌。由于汉朝对其“曾莫惩革”,所以“自此浸以疏慢矣”。

外交

延熹九年(166年),古罗马大秦王安敦(121-180,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派使者至东汉洛阳,朝见刘志,把象牙等礼物送给刘志,这是中国同欧洲国家直接友好往来的史实。标志着中西方文化交往的开始,东西方两大帝国外交关系正式建立,这条路线首次正式打通并延伸到了欧洲。